• <acronym id="6k3wn"><label id="6k3wn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object id="6k3wn"></object>
  • <p id="6k3wn"><strong id="6k3wn"><xmp id="6k3wn"></xmp></strong></p>
  • <acronym id="6k3wn"></acronym><pre id="6k3wn"></pre>

      <pre id="6k3wn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6k3wn"></pre>

        地址:榆林市高新區振興路1151號(榆林一院斜對面)  

        郵箱 : svw2409@163.com  

        聯系電話:0912—3832711 

        傳真電話:0912—3524422 

        編碼:719000       

  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東洲資訊 > 新聞事件新聞事件

        德魯克:自我管理是21世紀最偉大的革命

        德魯克:自我管理是21世紀最偉大的革命 


              詹文明:大家好,我是詹文明,很高興今天邀請了兩位朋友,張美惠女士和張恒德先生,一起來聊聊德魯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 張美惠:今天聚焦的主題是“從自我管理談創新與創業”。我要請教老師,2002年德魯克在《哈佛商業評論》有一篇文章,主題是“你雇用的不是員工,而是人”。針對于這一點,老師您有什么樣的看法和觀點?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組織應引導知識員工進行自我管理

            詹文明:員工首先是一個人,是有生命的個體,必須要被尊重,被重視,只是這個部分在大的組織里面就沒有發現。德魯克先生談“人”不談“員工”的主要原因,是大多數管理者把員工當做工具,當做符號,就好像他只是一個螺絲釘,而恰恰沒有把他當人看待,甚至于有的根本沒有辦法真正活的很有尊嚴或者是有價值。大多數企業都是比較偏重業績、利潤、數字,很少看到真正的人。一個活生生的人在組織、在企業里面,沒有受到應有的對待,想想看他當然會很痛苦。為什么現在很多企業的員工都要說“我為什么這么苦?”原因就在于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德魯克的管理哲學,核心就是圍繞人的態度、價值觀和行為的急劇變化。為什么他強調這些?主要原因是企業如果一直關心關注業績、利潤等等數字,很可能就把人的部分忘記了。組織應該以人為核心,業績或利潤是人所創造出來的,但人恰恰不被重視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恐怕人的能力條件沒有辦法充分激發,他的貢獻就極其有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張恒德:就是說企業把新員工當做機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詹文明:是的。所以沒有辦法真正讓他們感受到人應有的價值。假如我們是一個知識員工,按道理講,就不是簡單的聽命、奉命行事,而應該是用頭腦、用知識、使用有價值的資訊去工作。他不應該是不去自我管理,因為自我管理才能讓自己學到的專業技術有充分發揮。但是多數的員工,只要你問他為什么要做這個工作,他說因為主管要我把這個事情完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這讓我想起十七歲的時候看到的三位石匠的故事。人們問石匠為什么來這個地方工作?第一位說為了養家糊口,第二位說因為我是全國最棒的石匠,他們用最高薪聘請我來工作。問到第三位的時候,他站起身來,仰望著藍天白云,兩眼放射光芒,回答說我要在這里建造一座大教堂。一個人不管是專業人士或者是頂尖的技術專家,都是因為公司需要他,所以必須要用很高的報酬讓他來工作,但前兩位石匠都不是管理者,真正的管理者是第三位。假如他沒有通過自我管理,是不可能建造一座大教堂的。他必須要能夠自我管理,把自己的知識、能力、條件、優長發揮在對的地方,才能夠建構一個優質的團隊,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建造一座大教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這就是為什么多數人忙忙碌碌一輩子,也庸庸碌碌一輩子。并不是說他沒有能力、沒有條件,而是他不善于進行自我管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我管理是最偉大的革命

           美惠:德魯克曾經主張,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大的革命不是太空科技、互聯網、醫學發現、科技研發、生物發展,這些都很重要,但是都不是偉大的革命。他說最偉大的革命是自我管理。老師您提到這么多的自我管理的一些必要狀況,那么請解析一下德魯克為什么這么重視自我管理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詹文明:其實德魯克對人非常有洞見。為什么能如此?因為從小每當他看到一個人,他媽媽就要他描述這個人,更重要的是,在他17歲那年,到劍橋聽了幾場凱恩斯經濟學大師的研討會以后,他走出校門說,經濟學家關注的是商品和交易,而我所關注的是人與社會。從那一刻開始,德魯克就已經發現自己完全體驗到了自我管理的重要性。原本他在一個游行隊伍里掌旗,但他毅然決然地還掉旗子,從游行的隊伍里走了。他說:“我是一個旁觀者?!睘槭裁此谩芭杂^者”一詞呢?一開始我不理解他為什么自稱旁觀者,因為旁觀者往往是很冷漠的,但是,他是很積極而樂觀的旁觀者。他所謂的“旁觀者”,是指用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,是所謂三菱鏡的折射。其深意在于要自我管理,從旁觀者的角度把自己當做是一個個體,跳出來再看到自己這個人,就會更清楚了。一個人最麻煩的是看不清楚自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 德魯克認為自我管理比太空科技、醫學更重要,還把它稱作21世紀人類最偉大的革命。最早我曾覺得這說法有點像是吹牛,太過夸大了,后來,我慢慢體驗到他講的實在是太正確、太經典了。因為真正要被開發的不是那些已經成為事實的東西,而是把自己潛在的部分真正激發出來。不進行自我管理、自我經營、自我領導,怎么可能辦得到呢?至少我的個人實踐是,三十多年來我真正的投入到這個部分,這才是我人生的關鍵。否則你就會變成自己以為很好或自我感覺良好,那就完了。不管你是不是很滿意現狀,通過自我管理,可以把自己的資源、能力、條件聚焦在最大生產力的極少數的領域上,你會變得非常不一樣。多數人看似樣樣精通,結果精力分散了,忙東忙西,到最后自己也覺得一事無成。這樣的人我身邊有很多,使得我驚覺到不能跟他們一樣。盡管他們都聰明絕頂,但按照德魯克講的:一個人的能力或生產力跟他的知識、想象力沒有多大關系,沒有自我管理不太可能會變好或變得不一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我管理幫助員工、企業實現“昆蟲到脊椎動物”的蛻變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張美惠:老師,今天的聚焦,是從自我管理這個角度談創新與創業。德魯克先生作為一位知識非常豐富的社會生態學者,對生物學也有研究,他曾經說外復硬殼的昆蟲只能成長到一定的尺寸和復雜性,但要變成有骨架的脊椎動物究竟怎么能做到,因為骨架并非來自硬殼的演化,而是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器官。如果將這一點跟創新和創業連接,我們該怎么去理解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詹文明:事實上,這一點也曾給我很大的震撼。震撼點來自于我從來不曉得我是一個昆蟲,后來才發現,我不應該是一個昆蟲,而應該變成脊椎動物,成為一個人,一個活生生的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二十八歲的時候,立志作一個國際級的企業布道家,從那一刻開始,我驚覺到自己已經開始邁向脊椎動物了。為什么呢?在原本的高度,我看到世界是很矮、很窄、很渺小的,能夠養家糊口已經很不錯了,假設能夠有幸成為全國最棒的石匠我也要偷笑的。但是后來一想,一個人一生這么短暫,這么難得,為什么我要來去匆匆?那我心不甘情不愿,所 以我給自己一個非常重要的愿景——國際級企業布道家。從那一刻我開始發生質變,我的想法和原來的完全不一樣,原來的做法、工作方式徹底地改變了。我開始大量研讀德魯克的管理學著作,這給我一個很大的新的器官,是我骨架的來源,而且讓我慢慢轉化變成一個有新器官的脊椎動物。這種蛻變的過程很有意思,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夠完全領悟。有時候你會覺得不可思議:我原來是一個昆蟲啊,而且是外復硬殼的,現在我為什么是有骨架的脊椎動物,簡直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。但事實上,此刻我可以證明我是個陸地上奔跑的脊椎動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張恒德:有些企業是否因為沒辦法做自我管理,所以自我受限,不能擴張企業的版圖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詹文明:完全正確。所有的企業或組織機構就像外復硬殼的昆蟲一樣,假如要變成一個高度的復雜性的脊椎動物,沒有自我管理是無法變化的。它很可能把自己限制在以撞墻為目的,而不是真正的企業戰略為導向。而百年老店就像是硬殼昆蟲演變成有新器官的脊椎動物,它不能只是像一個冷冰冰的企業。以此來看在東方的世界里面,成為真正像樣的、上軌道的、有管理的企業實在是太少,原因在于它沒有變成一個可移動的、可奔跑的脊椎動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我認為德魯克的比喻實在很經典,因為一般人不會有這樣的比喻,而他懂得多,了解的領域多,所以才能用不同的語言來表現或者是來描述某個狀態。這種狀態,讓我們感受到原來自己也只是一個昆蟲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行勝于言,做正確事,當明白人

           張美惠:德魯克一再強調管理的本質不在于知而在于行,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績效。請老師說明一下為什么他會特別強調實踐遠超于邏輯。這跟自我管理、自我經營有什么樣的連接性、關聯性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詹文明:事實上我剛講的那段話,用四個字來形容就是“行勝于言”,就是踐行、實踐、執行。按照德魯克的說法,不是知識不重要,而是再多的知識沒有去真正實踐,就是牛嚼牡丹。因此他一再強調:你知道了就要去做,做了再進行修正調整,最后你才能找到辦法。這個過程其實是很艱辛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我經歷過之后,確定了自己的使命是“做正確事,當明白人”。這句話的意思是:做正確事其實真不容易,不是嘴上說說而已,只有在實踐當中,以結果來判斷是做對還是做錯了。還有一種情況是我做對了,但是結果不好。這個事實說明,我是主觀上認為對,但不是客觀的事實真相,因為外界的狀態可能已經改變了,環境已經變遷了,而我還是用老的想法就不可能做到對的結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做正確事這么重要,當正確事越做越多,我才發現自己終于是一個明白人了。因為明白人不會做糊涂事,明白人才真正可以做更正確的事。這句話成為我真正的座右銘,因為我認為,只要能夠做到這一點就代表我不需要做太多,而且也不必要窮忙。有句話說得很好:“忙人,能力受限;能人,從來不忙?!?nbsp;為什么一個人看起來很輕松?就因為他“做正確事,當明白人”。比如,我對自我進行多維度思考,首先不能是單一的想法,而要站在換位思考、多元思考,這樣的方式才容易看清楚自己是不是有盲點?是不是過度主觀?其次是多問自己對的問題,就不會瞎忙活。還要學會多質疑現狀,現在雖然做得不錯,但不能自滿,要不斷提醒自己,一定有哪些地方其實可以做得更好。這樣多層次審視自己,就會發現:我不需要每天多幾個鐘頭去念書、研究課題,我需要朝這個確定的方向走;多挖掘人才,其實周邊的人才很多;對自我認識也很不夠,多挖掘自己還有哪些地方可以變得更好。這樣的思維會讓你發現一切原來很簡單,而以前你搞得那么復雜,很無趣無味,自己很痛苦,別人也很痛苦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我管理先于企業管理,兩者動態交互

            張美惠:的確,重要的是實踐和執行。裝了再多的知識都沒有用,需要你去具體的實踐。由自我管理、實踐談到經營事業、管理公司,有一種看法是先把自己管理好,才能夠管理好公司。為什么這個順序是管理自己要優先于管理公司?怎樣去連接自我管理與公司管理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詹文明:我開始學德魯克的時候,就感受到,假如我沒辦法管理一個家庭或經營一個家庭,怎么可能去經營一個企業呢?人家會覺得很好笑,你連自己的家庭都管不好怎么能管到別人。更進一步想,假如我連自己都管理不好、經營不好,又有什么資格可以管理或經營一個家庭,那不是笑話嗎?我覺悟到,要從自我管理開始,要求小孩做到的事首先要求自己做到;自己覺得看不慣的地方,先檢視自己有沒有這樣的問題。所以從那時起,我先定義“家人就是我的客戶”。想法改變了,我確實是畢恭畢敬的,不敢得罪客戶了。那是很痛苦的一段時間,改變一個不良的習慣本來以為半年左右就可以完成,沒想到總共搞了18個月。而且并沒有完全改變,只能說是有成效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由此我逐漸體驗到,管理好自己優先于管理好你的組織、你的公司的原因。但是這兩者是動態交互的,不是絕對的先后次序,而是先要求自己,再要求別人,最終會獲得自身的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具備問對問題的意識和能力,以心智決定視野,視野決定格局,格局決定命運,命運決定未來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詹文明:德魯克先生的《卓有成效的管理者》(《The Effective Executive》),我在30多年前讀到時,就赫然發現有一個這么厲害的人,把我經營的過程寫出來了。事實上盡管我是這樣做的,但是說不出所以然來。讀完以后我在經營一個連鎖體系時去實踐,覺得非常好。當時我不到30歲,發現這本書應該好好讀,不能只讀一遍。我有一個習慣,每讀一遍這本書就畫一個正字,30多年來讀了109遍,其中有五遍讀的原著,因為原著能讓我更明白書對我的幫助。后來我讀德魯克的四十本書,最少都是五遍,甚至到二十遍。不停地讀,不停地實踐,然后更明白他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觀點,為什么這樣寫,也會突然發現自己哪兒做的不對。既然是一本好書、活書,我們為什么不能活用呢?讀德魯克使我在自我創新和創業方面有很大的突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張美惠:老師的工作就是不斷讀書,不斷在發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詹文明:問對問題是我的事業,但問問題是我的工作。我認為德魯克的一輩子,最讓人贊佩的是他懂得問對問題,而這一點不容易做到。做一個咨詢顧問,應該具備的就是問對問題的意識和能力。大多數人有意識但不一定有能力,所以需要不斷地練習、練習、再練習,思考、思考、再思考。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關鍵,唯有通過這樣的方式,我們才能真正讓自己的能力不斷提升,讓自己越來越變得不一樣。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我記得1995年第一次到北京的時候,坐在飛機靠窗的位置,從首都機場的上空看到規模宏偉的北京時,情不自禁掉下了眼淚。當時自己并不明白原來自己對這塊土地有情感,不曉得是讀歷史、地理或者是難以說清的緣故。因此我給自己一個期許:在有生之年為這塊土地做點事,能做多少我不知道,但是一定會牢記于心。到現在已有21年了,那時我在德魯克管理學院完成工作后,在飛機上總結了四句話:

         

        心智決定視野,視野決定格局,格局決定命運,命運決定未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這些話,到現在都沒有忘掉。什么樣的心智決定什么樣的未來,大多數人的心智可能不一定成熟,不過總是朝向成熟。我不急于一定要變成“脊椎動物”,但至少要有足夠的耐心耐力毅力,一步一步去做。最近我在上海PDM Drucker Management云端生態園區,未來的整個工作當中,希望能夠跟第一線的一把手并肩作戰,共同打造世界級的企業,當然首先應該是打造一個世界級的CEO或者一把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最后,我想說真善美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標。真是善的源頭,美的本身。我一生追求真理,也期待自己能夠活出真理。感謝你們!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污在线观看_亚洲黄色小视频_亚洲黄色在线观看_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